•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一次集体小中毒

2016-11-07 10:52来源:三亚南繁院

   1967年9月,农业部在三亚建立了南红农场,来南繁的有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育种栽培研究所、原子能利用研究所、辽宁农科院、广东农科院、山西大同高粱研究所和袁隆平杂交稻研究组等10多个单位。由于当时条件简陋,各单位人员都住在农场内相邻的草棚屋里。

   1970年12月的某天晚上,草棚屋里传来了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声和呕吐声,不只是一间草棚屋里的某个工作人员出现呕吐现象,几乎所有的草棚屋都有人员上吐下泻,农场里顿时沸腾了起来。

   当时,农场里只有2位知识分子略懂医学知识,一位是年轻的女卫生员,一位是植保技术员名叫冯克珊。他们给大伙儿做了检查,但也不能查明原因,只好向通什自治州科学技术委员会汇报情况(当时三亚市未成立,南红农场属于通什自治州管,也就是现今的五指山市)。州科委陆副主任得知情况后,立即带着一名医生坐吉普车赶来,他们第二天一早赶到南红农场,并在农场内一间简陋的医务室看诊。医生经过询问发病人,发现上吐下泻病症较严重的都是研究高粱的人员。

   高粱的授粉时间较其他作物短些,因此高粱种植人员每天能较早完成工作,所以先回来吃午饭了,而其他作物的研究人员都回来较晚。那天中午农场食堂准备了“大餐”---清蒸扁红鱼,能吃到扁红鱼已经是一次伙食改善了。为了保证每个人都能吃到鱼,农场食堂通常会把扁红鱼一分为二,鱼头和鱼尾各一部分,分别装盘把鱼蒸熟。大概是鱼头部分肉多的缘故,回来早的人都选择吃鱼头了,鱼尾留给回来晚的人吃。当时没有饮料,也没有白开水,先吃饭的人都喝蒸鱼烧的水,这也算是美味了。后来经查,我们当时吃的鱼并不新鲜,所以导致了食物中毒,而鱼头和蒸鱼水残留的毒素更多一些,吃了鱼头和喝了蒸鱼水的人就中毒最深。我当时回来比较晚,吃的是鱼尾,也没有喝蒸鱼的水,可能也是运气好,并没有中毒。

南红农场研究人员的集体中毒引起了一次小轰动,这不仅给他们一次警示,做好食物卫生的把关工作,也让现在的人们见识了那个年代南繁人曾经历过的艰苦。

                     图;冯克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