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朝井先生

2016-11-07 10:29来源:三亚南繁院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腥风血雨的东北14年,全国8年抗战,我国大好河山惨遭日本侵略者践踏,更有千百万同胞伤亡,海南岛和海南人民亦在其中。

1959年,我第一次来海南,尽管当时距抗战结束已有十多年,但仍然听到关于海南民众受苦受难和英勇抗日的一些传闻,而且亲见一些日军搞破坏残留的残垣断壁。日本侵略者为了掠夺铁矿和各种资源,修建了自石碌至三亚的铁路,经过海运送往日本,日本侵略者的罪行罄竹难书。然而,我在南繁中见到的一位日本人却有异于那些军国主义者,值得在此一提。

1959年秋,我首次来到海南搞棉花南繁,途径广州,顺道拜访棉界老前辈广东省农科院于绍杰先生,以便讨教有关棉花南繁事项。在办公室,于老给我介绍他的同事,也是同行,日本人朝井先生,他的全名是朝井小太郎。此人个头不高,略瘦,能说汉语,但不流利,说起来有点结巴。从和于老的介绍和交谈中得知,朝井在抗战时期就来中国了,他主要在海南(当时属广东省)种棉花,对海岛棉生长发育颇有研究。特别是对棉花收获后“台割”(即砍去主茎),再生新枝,可得二次收获的研究十分细致,且有成效。我看到他的研究报告,篇幅很大,并且图文并茂。其中图表、数据具体详实,看来他是一位求真务实、严谨治学的学者。他还向我介绍了海南和广东有关自然气候和棉花种植等情况,颇为热情、友好,亦善交谈。后来于老对我说,抗日战争结束后,朝井选择留在了中国,他没有为所谓的效忠天皇而做出无为之举——切腹自尽,反而为中日两国的棉花科研与交流作出了贡献。国人对他亦很友善,给他安排工作,让其发挥专长,继续棉花方面的研究。当时,朝井和于老同在一个办公室,可见对他的尊重和给予的地位了。

现在想来,日本军国主义固然十分可恶,我们坚决反对,但是对日本人不能一概而论,像朝井先生不受军国主义污染,致力于科技工作的人,他是日本人民的代表,是和平事业的维护者,也是中国人民的朋友。

                  (朝井先生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