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天7夜的行程
2016-11-07 10:15来源:三亚南繁院

中国农业科学院棉花研究所在河南安阳。1959年秋,所里着我带工人李振河到海南进行冬季种棉制种。我们的目的地是广东省海南行政公署(当时海南属广东省)东方县海岛棉试验站。这该是我国棉花南繁的首次行程。

时值10月下旬,我们背上简单的行李,在安阳上了火车,沿着京广线南下。当时火车都由蒸汽机车头牵引,速度慢,而且几乎站站都停。一路上火车头浓烟滚滚,进站出站都要吼叫几声。

历经了3天3夜,火车一声长鸣,我们终于到了广州。下车后,为了事先了解海南的情况,我们立即前往位于市郊区石牌的广东省农科院,拜访我国棉花界老前辈于绍杰先生。然后,急忙找住宿,买船票。次日天未亮就乘船到江门,从江门又乘汽车直奔湛江。当时公路多为砂石土路,车速不快,到湛江时已夜幕降临。我们赶紧找饭吃,找到住宿住了一个晚上。由于时间紧急,次日早上我们早早就排队买到了去海南的车票。汽车在雷州半岛走了半天多一点儿,才到达半岛头上的海安港。在这里,我们开始了第四次换乘,从汽车换乘到渡轮。当时只有渡轮才能跨海到达海南岛。我和李振河第一次见到大海,面对如此宽广、壮丽的大海,我们都感到心旷神怡。轮渡大约行驶了个把小时,就渡过了琼州海峡,船最终靠在海南岛秀英码头。

初登海南岛,岛上的一切对我们来说都很新奇。那天,当我们来到海口市内的时候早已万家灯火。我们找了几家旅馆,但都已客满,最后只能在一家小客栈住下。次日,等待我们的又是一日的车程,我们坐上去东方县的汽车,在黄昏时分到达抱板乡。试验站派了一个名叫阿德的年轻人驾车来接我们,当我们看到他时我们很是惊讶,因为他驾来的车子竟然是一辆牛车!一头水牛拉着一辆木板做的两轮车,慢悠悠的,车轮还发出吱吱咯咯的声音。现在回想起来,这样原始的图景与音响,奇特而美妙,着实令人神往。

我们走了六七里才到达试验站,试验站领导热情接待我们,并安排我们吃了一顿饭。几天的舟车劳顿,吃一顿安稳的饭菜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奢侈,这次我们都吃得心满意足。第二天,伴着泥泞的道路,我们又驾着牛车来到距站部约十里的一个基地,其中还步行了一段路程。不一会儿,我们终于到达了棉花南繁基地。整地播种,我们在这里挥洒着汗水,我国第一次棉花南繁就此开始了。

从安阳到东方试验站的棉花南繁地,路程约三千多公里,我们走了整整7天7夜。期间我们乘坐了火车、汽车、江轮、海轮,甚至牛车,最后还要步行。就当时来说,社会上的公共交通工具我们都坐了一遍。那时正是三年困难时期,交通条件差,生活困难多。我等小青年坐着火车硬座一路南下,坐的汽车也没有空调,路上抛锚的情况常有发生。

一路上,吃饭是个大难题,有时候有钱和粮票都买不到饭吃。我们从安阳自带了些馒头路上吃,但不过两天就吃完了。虽然路途艰苦,但是我却感到心情舒畅,精神愉快。来海南岛是我初次出远门,当我见到各地风光,接触到社会各方人的时候,我感到饶有兴趣。加上当时我年轻力壮,能够吃苦耐劳,更重要的是有着一心为公的精神作为支柱,有着努力完成任务的决心,所以并未感到吃苦难受,反而觉得有困难要克服是必须的,也是光荣的。

历史在前进,社会在发展,中国的今天早已远非昔日可比了。交通四通八达,物产丰富,中国人民早已走在追求高质量生活的道路上。经过几代南繁人的建设,现在南繁的交通、工作和生活条件已经得到大大改善了。

在这里,我们回忆过去,就是要珍惜现在,而重要的是要努力争取更美好的未来。

                  图:汪若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