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南繁点滴回顾
2016-11-07 09:56来源:三亚南繁院

1971年秋,我开始在海南从事西瓜南繁工作。第一年是在乐东配合郑州市郊区农业局,进行西瓜早熟优良品种“早花”的扩繁工作,随后几年均在三亚荔枝沟7001部队师部农场,从事以西瓜杂交一代优势利用研究为主的西瓜南繁育种工作。

当年初登海南岛,见到连绵不断的碧海蓝天,呼吸着令人清醒的新鲜空气,我对这里优异的生态环境感到十分欣喜。到达基地,首先安顿好吃、住,并稍加休息后,于次日就立即开始工作。当时的生产技术条件和生活条件都比较差,瓜地的各项农活除了耕地、施有机肥(牛粪)是由基地派人帮助外,其他农活(包括中耕除草、整枝压蔓、追肥浇水、打药、授粉、采收,甚至搭建瓜棚、看瓜等)都要我们南繁人员自己动手干。

据说当时有规定,若能连续进行两季南繁,基本上就能拿到农业科技人员的从业资格证。这里还要提到一件事,当年山东农学院的全国著名蔬菜专家李家文教授在其研究生的毕业典礼上,公开讲过这样一段话,他说:“你们毕业后如果从事蔬菜研究,就要先取得‘菜农’的资格;如果研究西瓜,就要先取得‘瓜农’的资格,不会种菜,不会种瓜,怎么能研究好蔬菜和西瓜呢?”我一直认为这是“至理名言”,是值得学习的。虽然田间工作比较辛苦,但它是农业科技工作者(尤其是年轻科技工作者)必须掌握的基本功之一,我是心甘情愿的在南繁期间补上这一课的。

从大陆各地到三亚来从事南繁的同志,对在海南的所见所闻,都感到新鲜好奇,其内容主要包括海南当地的一些独特风俗习惯,和在生产生活上远比大陆落后的一些东西。大家在饭后闲谈时,常喜欢议论这些内容,有些内容甚至被一些调皮的青年编成顺口溜,使人听了既印象深刻又十分好笑。几年来我先后收集到了以下一些顺口溜,现简介如下,这些多为历史往事,可供老南繁人回忆,亦可以供后人鉴赏。

1、“火车没有汽车跑得快”。这是指当时海南交通比较落后,只有一条从东方到三亚用于运输矿石的简易单轨铁路小火车,每天对开一次,其中挂有一节简易客车厢,乘客可以买票乘坐,我也坐过几次,确实跑得很慢,就是没有汽车跑得快,一点也不假。

2、“老太太爬树比猴快”。海南盛产椰子,椰树又直又高,椰子都结挂在树顶上,所以采收椰子时椰农都是要爬到树顶上去用专用的砍刀进行采割,所以爬树成为椰农的基本功,全家男女老小几乎都会爬树,说是老婆婆爬树也爬得很快那也一点不假,确有其事。

3、“水井池边不挑水”[1]、“黄昏半夜勿串门”[2],这些都是当地人向我们大陆来的一些年轻男同志的忠告,让大家注意尊重当地人的一些风俗习惯。

   [1]指以前海南农村重男轻女现象比较突出,地里农活除了犁地、施肥专门由男性做外,其他农活都是由妇女做。即使是生活用水,需要到井边挑水,也都是由妇女收工回家后来做,男的即使在家闲着也不去挑水,因为男子挑水会被人讥笑。所以让我们的男同志不要去井边挑水,否则会同样被人笑话。但这点我们南繁的同志却没有“照办”,而是轮着帮女同志挑水。

   [2]海南当地男女青年在结婚前有“试婚”的传统习俗,就是男女青年恋爱后结婚前可以先同居“试婚”,双方认为合适后,才正式结婚。所以当地人告诉我们南繁队的年轻男同志,千万不要黄昏半夜到农家去乱串门,以免误入姑娘房而引起误会。

4、“公路牛车扫”[1]、“马路猪牛跑”[2],这是指海南的公路养护技术比较落后和马路比较混乱无人管的现象。

   [1]当时海南的公路路面都是铺设细沙土石,养护路面的方法是使用后面带有旋转式扫帚的牛车,车子前面走后面的扫帚就跟着旋转扫平路面。

   [2]南繁人员上街时,经常见有沿途的马路上猪羊乱跑,那是因为当时城乡混居较多,其中农户圈养的猪、鸡、牛、羊经常因为没有关严而跑出来在马路上乱跑,同时又无人管理,以显得比较脏乱。

5、“打场用牛踩,扬场用锅盖”,这是南繁人员去黎族农民家亲眼见到的水稻脱粒扬场时采用方法比较特殊、工具比较落后情况的描述。

6、“十只老鼠一麻袋”、“十只蚂蚱一盘菜”(注:南繁人员中有人抓到蚂蚱后喜欢油炸后做酒菜用)、“十条蚂蝗做腰带”,这是南繁人员对海南地里的田鼠、蚂蚱特别大,水田中的蚂蝗特别长的夸大性描述。

7.“抓到大蛇喜洋洋,见是小蛇就放养”。因为海南人十分喜欢吃蛇肉,当抓到一条大蛇时就能美餐一顿,所以特别高兴,但若见是小蛇,他们就不让打死而是把它放走,说是等它长大后再抓。而我们从大陆北方地区来的南繁人员就大不一样,都很害怕蛇,不论大小,只要见到就要打死。

             图;王坚